全国服务热线
400-033-2321

对太极拳不用力的认识(五)

时间:2017-12-31作者:陈正雷太极 点击:99次

 五、“不用力”是太极拳的生命特征

    太极拳的沾粘连随在武术中是绝无仅有的,太极拳的“劲”也是一般武术所陌生的。有的人将经验主义当做唯物论之“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让不懂太极拳的学生去实践体验"劲从脚起”,结果这些学生自然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因此他的结论就是"劲从脚起是不存在的”。按照这样“实践检验真理”的方法,让不懂乐器的人用笛子吹奏乐曲,吹一整天也吹不出音乐来,于是也可以认为笛子是不能吹奏乐曲的;让小学生去进行微积分计算,小学生当然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于是也可以认为微积分是不存在的。这种“实践检验”难道不是很荒谬吗?对于太极拳“其根在脚”的理论,好在现代体育对羽毛球击球技术的研究已经证实,效果较好地利用"动量传递”的击球法就需要全身放松、局部不要有主动、以及力量是从脚而始.的。太极拳的发劲与利用“动量传递"的羽毛球击球法虽然是两回事,但至少可以证明人体放松才能发生由脚而始.波浪形传递的力量在科学理论上是有根据的,并不是天方夜谭。必须明白.太极拳以“不用力”为基础的沾粘连随和发劲都是技术,是必须具有一定条件的人才能体验得到的,而且程度不同,体验到的感觉也是不同的。

    太极拳这种特殊的劲力使用法在中华武术中也不是绝无仅有的。从有关的资料分析,太极拳的“劲”与高层次的心意拳、形意拳、意拳的劲力相比较,虽然不一定完全相同,但有很多相同之处,本质上可能都是“动量传递”。如孙禄堂先生在《拳意述真》中记载形意拳家郭云深先生说:“化劲……起落进退,皆不着力”、“手足动作所用之力有而若无、实而若虚”;《中华武术》2004年第7期中谢春成先生一文,记载的意拳创始人王芗斋先生的弟子秘静克前辈则说:“想劲不得劲,得劲须废力。”这些都反映了武术中存在着以不同程度的“不用力”为手段来发生力量的技法。由于太极拳的这种“劲”与一般的用力是很不一样的,因此虽然往往将这种用劲法的诸要领加以介绍,但有的人通过长期的锻炼还是没有什么感觉,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也在于没有改掉自己局部肌肉紧张用力本能的悟性。

    既然太极拳包含化解、置人于背势之攻击的沾粘连随和发劲攻击都是以“不用力”为基础的,如果抽掉了“不用力”,那么太极拳的沾粘连随和发劲自然也就没有了,太极拳自然也就仅存一张“外皮”而实质不存在了,可见“不用力”是太极拳的生命特征。而太极拳这“不用力”往往一般人是难以从外形上加以分辨的,这就像盐和白糖都是白色的细粒,铁铸的模型和泡沫模型外形上可以一模一样,汉语拼音字母与英语字母的字形是一样的,外形上都是难以分辨的。所以,杨澄甫先生在《太极拳使用法•例言》中说:“太极拳……弗惟外之是鹜,而惟内之是求。”要知道中国近代全国各地的国术馆中,太极拳是必设必学的课目,而兼学太极拳的非太极拳之武术学练者其中有数量很大的一批人其实练的不是杨澄甫先生所说的“纯粹太极”,甚至是仅仅学得一个太极拳的外形,以至于有一句谚语说:“学太极拳者多如牛毛,成功者寥若晨星。”杨澄甫先生在《太极拳使用法》中指出:“内理不明白,虽姿式类太极,与外家拳无异也。”而这“不用力”就是一个根本性的“ 内理”,如果没有这一“内理”,太极拳的动态姿势是不可能正确的。这种既不明“内理”,姿势又不正确的太极拳即使练一辈子也是入不了太极拳之门的。正如冯志强先生在其著作中所说:“绝不是会练几趟拳和会练器械就算会太极拳了。”可惜现在不少人仅仅学习了太极拳的外形动作就自以为精通掌握了太极拳,自认为是太极拳的资深人士或专家,而对太极拳横加评议起来了。于是在刊物上就常常出现了诸如“劲从脚起是不可能”的这类“白糖的味道是咸的”之评论了。

    既然太极拳的生命特征是“不用力”,对于太极拳的学练,尤其是对于初学者而言,自然绝对不是有的人所说的“‘用意不用力’是对高级境界来说的,初学者未必适应”,而是太极拳学练一开始就要进行“不用力”的锻炼和“相向运动”神经反应也就是“用意”的锻炼,不然就是还没有开始太极拳的学练。因为太极拳引起动作必须是“气”和“劲”,而不是一般的力,而正如《大道显隐》中李经梧先生的再传弟子杨庆丰先生一文所说:“在练拳的初中级阶段时,劲与力是截然对立的,有我无你,互不相容,力乃劲之天敌,有力不生内劲,欲生内劲就必须不用力……一点儿力也不用地动……行拳不用力即是太极拳修炼的第一要诀。”当然,一般来说,初学者是不可能将脚下的力传递至手臂的,那就必须从最简单的以身带手开始锻炼,依次锻炼用胸肌、腹肌、背肌的运动引起手臂的动作,逐步由上往下直至达到能够用全身的沉和脚的蹬拧引起手臂的动作,最终连脚的蹬拧似乎也若有若无。《大道显隐》中孙金星先生一文记载李经梧先生说:“你什么时候把你胳膊和手上的劲练没了,你就有功夫了”,这句话实在是很耐人寻味的。是不是“不用力”可说是检验太极拳功夫高低的一个标准,太极拳的“不用力”不是“不用多余的力 ”、“不用过头的力”、“不用无谓的力”和“矫枉过正”,而是确确实实要追求一点儿不用一般所说的力,也就是要追求一点儿不用局部肌肉主动收缩引起的骨杠杆性质的力。

    世界上的许多规律往往是由于逆向思维而发现的,而逆向思维的认识往往是绝大多数的人根本想不到的或者根本不认可的。近代哥白尼的日心说发表时,绝大多数的人都认为是胡说八道;在上世纪30年代前,绝大多数的人都不相信宇宙中有带正电的电子和带负电的质子这样的反物质存在;1820年,电流引起磁场的现象被发现而引起世界科学家浓厚兴趣时,除了英国物理学家法拉第外,几乎谁也没有想到磁场能够产生电流;人类最伟大的科学家爱因斯坦证明在球体等曲面上三角形三个内角的和不是大于就是小于l80度之前,对于三角形三个内角的和等于180度这个几何定律几乎谁都不怀疑等,这是因为很多人都习惯于正常思维,不善于逆向思维。所以从未接触过英语的人对英语声音可以表达意思会感到不可思议,只尝过盐没有尝过白糖的人不会相信白色细粒有甜的,没有学过太极拳或者仅学得一个空壳太极拳外形而没有太极拳体验的人对于打拳可以“不用力”感到是不可思议的,因而认为古代太极拳经典拳谱中的话是胡说八道,这也并不奇怪。然而现在有的人既认为自己是太极拳传人,却不懂得太极拳术语中的“劲”与“力”是截然不同的,认为“不要用力”这句话是有语病的,甚至直截了当地认为“不用力”是错误的,认为太极拳“唯不可不用力”,那确实是如同既自称尝过白糖,又认为白糖是咸的一样令人感到不可思议了。坦率地讲,我不认为这样的人练的是太极拳。因为打拳如果没有“不用力”就不可能是太极拳。当然这些人中有武林高手,如果上“武林大会”的擂台也可能进入四强夺冠,但我绝对不认为这样的人懂得太极拳。总之,“不用力”是太极拳的生命特征。

(责任编辑:陈正雷太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