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服务热线
400-033-2321
首页 > 个人自传 > 太极金刚陈正雷传(八)

太极金刚陈正雷传(八)

时间:2017-12-19作者:陈正雷太极 点击:111次

八、巨星陨落

    陈家沟人的第一次武术表演,在温县引起了轰动,整个县城万人空巷,人们争相前去观看。县体委主任老安握着陈照丕老人的手,非常激动。1958年,就是安主任亲自到陈家沟请来陈照丕老人,在温县县城培养了许多太极拳爱好者。十多年过去了,当年的太极拳幼苗已经蔚然成林,老安怎能不激动呢?陈家沟又一次以太极拳故乡的姿态,出现在世人面前。太极拳又引起了人们的重视。
    虽然还处于“文化大革命”当中,广播里天天还在讲着“一定要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还在强调“阶级斗争要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还在播放着“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是好”等革命歌曲,可是,社会环境终于安定了许多。在陈家沟,人们再也不用偷偷摸摸地练拳了。随着人们对太极拳的重视,陈家沟人又掀起了一个练习太极拳的高潮。
    陈照丕老人的徒弟王西安当时担任村里的民兵营营长、党支部副书记,他首先在基干民兵中传授太极拳,聘请陈照丕当教练。后来,在村党支部书记张蔚珍的支持下,村委会决定号召全村男女老幼都来练习太极拳。为了鼓励大家参加到太极拳锻炼的行列中,村里采取了物质奖励的措施——凡是早晨参加太极拳锻炼的社员,都给记两个工分。这极大地调动了社员们参与太极拳运动的积极性,每个日出东方,晨雾缭绕的早晨,随着出工的钟声,陈家沟的社员们纷纷来到场院、街头,练起了太极拳。陈家沟,又重现了农忙时耕田,农闲时练拳,“喝口陈沟水,都会翘翘腿”的拳乡盛景。
    太极拳也给陈家沟人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好处。当时农村开展“农业学大寨”运动,每年冬天都要兴修水利,开垦荒地。焦作矿务局供应处处长吴秀宝酷爱太极拳,经常到陈家沟向陈照丕老人学习太极拳。他看到农民兄弟们还是操着“原始工具”战天斗地,很是感慨。他就调来矿山上的推土机,帮助陈家沟平整土地。那大型推土机就是威风,一阵轰鸣,就把小山一样的乱土岗子推平了,陈家沟的农民们真是开了眼界。吴秀宝还帮助陈家沟买来了当时紧俏的化肥、水泥、钢材等物资,极大地促进了陈家沟农业和村办企业的发展,陈家沟的粮食产量一下子就跃居县里的前列,在县里有了名气。村民们非常感谢吴秀宝,吴秀宝却说:“我们这是支援农民兄弟,支援农业建设。”
    农民们是最实在的。陈家沟村党支部、村委会的干部们看到太极拳有这么大的魅力,对农业生产有这么大的促进作用,就更把太极拳当作宝了。他们不仅在全村社员中开展太极拳运动,还在村里的小学教授太极拳,小学生们上体育课就是学习太极拳;同时,村党支部书记张蔚珍还嘱咐陈照丕老人,让他把陈正雷、陈小旺等苗子重点培养。
    太极拳又开始受到重视,这让陈照丕老人非常高兴。1972年年初,县里来了通知,说九月份要举行河南省武术表演大会——这是“文化大革命”后期,社会刚刚恢复安定局面后举行的第一次全省武术大会。陈家沟是著名的武术之乡,县里让陈家沟组队,代表新乡地区参加省里的武术大会。
    接到通知后,陈照丕老人就开始训练队员。那一年,老人刚刚过了八十大寿,却仍然精神矍铄,精力旺盛。他白天到村里的小学教一些八九岁的孩子练习太极拳,晚上辅导陈正雷、陈小旺、王西安等成年人,整天忙前跑后,没有闲着的时候。在自己众多的徒弟中,他最看重的是陈正雷、陈小旺、王西安、朱天才四人,对陈正雷和陈小旺,老人更是偏爱有加。终究是自己的亲侄子呀!尤其是陈正雷,出身那么苦,从小遭了那么多的罪,对这个孩子来说,也许太极拳是一条出路;也许这次比赛,对他来说是一个出人头地的机会……
    老人把全部心血都投入到训练中。他教小学生练太极拳,八十岁的人了还亲自示范,做跌岔、下势等动作,舞刀弄剑,忙个不停;晚上训练陈正雷他们,也是口不停地说,手不停地比划。几个月下来,老人累得脚都肿了。当时是六月,老人脚肿得连凉鞋都穿不进去,只好用绳子捆上。
    陈正雷看着心疼地说:“您别去了,在家歇着,让我去学校教他们。”
    可是老人不放心,一定要亲自教。
    县体委主任老安来村里检查训练组队情况,看到陈照丕老人累成这样,也劝道:“您的脚都肿成这样了,就别去了,让年轻人去教吧。您别累坏了。”
    可是,老人却笑呵呵地说:“脚肿怕啥?离心还远着哪。”
    老安特别感动。
    然而,到了七月份,县里正式组队到新乡集训,集训队的名单中却没有陈正雷和陈小旺两个人的名字。当时,还处在“文化大革命”中,还在讲“阶级和阶级斗争”,像陈正雷、陈小旺这样家庭出身的人,是要接受监督改造的,参加这样的活动纯属非分之想。
    这一下伤了陈照丕老人的心。老人一下子苍老了许多,话也变得少了起来,见到陈正雷、陈小旺时,也是欲言又止,不知说什么好。就这样,老人闷闷不乐地带领着王西安等出身好的弟子参加了集训队,先在新乡集训半个月,后又到郑州集训。九月份,在河南登封举行的河南省武术表演大会上,陈家沟的队员们取得了优异的成绩,陈照丕的弟子王西安获得了优秀奖。比赛结束后,陈照丕老人又应邀到省城的人民大会堂,为省里的领导表演。老人是一路拳和二路拳连着练,柔时如百炼钢化为绕指柔,刚时如金刚怒目雷霆万丈,把陈式太极拳刚柔相济、快慢相间、松活弹抖、螺旋缠绕的风格表演得淋漓尽致。人们惊叹:耄耋老人身手还是那么敏捷柔韧,能踢二起、做跌岔!表演结束,人们报以热烈的掌声……
    虽然到处是掌声,到处是人们赞叹的话语,可是,陈照丕老人就是高兴不起来,不仅高兴不起来,而且心情更加烦闷。郑州的学生来看望老人,有人给老人送来了两包白糖,可是老人却发了火:“谁让你给我送这些东西的?!你怎么能这样?”质问得学生非常难堪。老人终究也没把那两包白糖拿走。学生们都直嘀咕:“这老头子,怎么发这么大的火?”
回到陈家沟时,已经是十月份。
    见到分别了两个多月的伯父,陈正雷心里有些发酸。他感到伯父很憔悴,脸又黑又瘦,一定是累的。陈照丕没有提出去比赛的事,他怕说起这些陈正雷会伤心。陈正雷虽然特别想知道比赛大会的情况,可是见陈照丕老人这样疲惫,问候两句,就到饲养室干活去了。
    看着在牲口棚中劳动的陈正雷,陈照丕老人心里一阵发酸,眼睛有些发潮,不由得想到了春天的一件事。那天,陈照丕和几个老年人正坐在村南口的打麦场上,背靠麦秸垛面向太阳,边晒太阳边聊天,就见陈正雷拉着一辆平板车,车上坐着大娘,从村中走出来。陈正雷这是送大娘到温县看病。正是早春,东南风从黄河滩上刮过来,卷起一阵阵的沙土,寒冷刺骨。陈正雷怕寒风把娘吹坏了,向南走的时候就拉着车,自己走在前面,用自己的身体为娘挡挡风。等到走到十字路口,该向西走时,他就把车转过来,推着向前走,又把寒风挡在了背后……
    陈正雷没有看到坐在打麦场上麦秸垛背后的老人们,可是,老人们却看到了陈正雷,都担心这么个大风天,这么冷,别把老太太冻坏了。等到看到陈正雷这么细心地呵护着大娘,又都很是感叹:
    “这孩子,真细心,这是怕他娘让风吹着。”
    “这孩子,真聪明!”
    老人们纷纷夸奖陈正雷。

……

    往事如潮,一幕幕涌现在陈照丕老人的眼前。他是看着陈正雷长大的,他疼爱这个孩子,同情他的遭遇。从一个没爹没妈的孩子,出落成现在这样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多不容易呀!老人不由得感慨地想:多好的孩子呀!聪明、懂事、心肠好,练得也好,可是却不能参加这样的大会!终究还是一个另类!这孩子,什么时候能有个好的出路呀!
老人伤感地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陈照丕老人病了。
    这天,陈正雷正在牲口棚干活,陈照丕老人照例坐在院子里晒太阳。傍晌午的时候,老人忽然感到不舒服,就到屋子里拿了块毛巾包上头向外走。
陈正雷正挑着一担水走来,见到伯父就问:
    “伯父,你这是要去哪儿?咋还包着头?”
    “不舒服,肚子疼。我想到卫生所看看。”老人的神色很是萎顿。
    “我用车推你去。”
    陈正雷赶紧放下水桶,从饲养室推出平板车。老人没再说什么,坐上了车。
    看着伯父蜡黄的脸,萎靡不振的神情,陈正雷感到老人一定病得不轻。因为老人是从来不怎么求人的,七八十岁的人了,生活还基本自理,吃水自己挑,地里的活也自己做。这次,一定是真的动不了了。
    陈正雷推着伯父,急忙赶到村北的卫生所,村里的赤脚医生给老人量量体温,用听诊器听了听,说是得了肠胃炎,给开了点消炎药和两服中药。回到家后,陈正雷马上给伯父煎药。这时,陈正雷的娘也闻讯赶来了。大娘和老人的老伴儿焦急地看着陈照丕。陈照丕疼得额头上直冒汗,坐也坐不住,不停地在地上转磨。两个老太太就说到县医院去看看吧。可是,陈照丕不愿意去。喝了汤药后,病状不见丝毫缓和,仍是疼得厉害。陈正雷说:“不行,一定要到县医院去看看,别耽误了。”
    陈正雷马上找来一辆好一点的平板车,铺上被褥,把陈照丕老人扶上去,又让本家的一个兄弟赶紧到邻村老人的闺女家:“你去告诉二姐,我先把伯父送到医院。”
    在温县县医院,医生开始诊断是得了急性肠胃炎,可吃了许多药也不见效,到了第三天,经过几个医生会诊,才确诊为急性黄疸型肝炎。
    住了一个多月的医院,老人出院时已经是11月底,寒冷的冬天来临了。
    这年的11月份,在济南举行了全国武术观摩交流大会。为了迎接这个大会,河南省在九月份举行了河南省武术表演大会。这次省武术表演大会之后,本来选定了陈照丕老人和孙女小爱英代表河南省参加这次全国武术盛会。当时,小爱英才十岁。一老一小,老的鹤发童颜,精神矍铄;小的天真童趣,活泼可爱。这一老一小如果出现在大会上,一定会引人注目的。可惜,天不随人愿,武术大会举行时,陈照丕老人已经住进了医院,小爱英只好一个人参加了这次全国武术大会。
    在这次大会期间,许多人向小爱英打听陈照丕老人的情况,当得知老人病重住院后,都表示非常惋惜。当时,很多人给老人写信问候;大会结束后,一些人还绕道河南温县,到陈家沟看望陈照丕老人。
    医生说,老人这是累的,营养也不好,再加上心情郁闷,郁结生气,气闷伤肝。因此,出院时,医生一再嘱咐老人,要多静养,少说话。回到家里,陈照丕老人就写了张纸条贴在墙上:“医生交代,因为我有病,不能多说话,请大家原谅。”
    可是,每天前来看望老人的武术界人士很多,聊起天来,老人就忘了医生的嘱咐,说起话来滔滔不绝,挡都挡不住,一说就是两三个小时。每天,老人还要练练拳,有时还要给前来求教的人比划比划,做做示范。这样一来,话多伤气,动多伤身。12月26日,老人的病又突然复发了,送到医院救治,可仅仅过了四天,陈照丕老人就与世长辞了。那一天是1972年12月30日下午4点。

    一代太极拳巨星,就这样陨落了……


(责任编辑:陈正雷太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