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服务热线
400-033-2321
首页 > 个人自传 > 太极金刚陈正雷传(十)

太极金刚陈正雷传(十)

时间:2017-12-19作者:陈正雷太极 点击:84次

十、耍老虎

    1974年早春,久违的春光终于降落到陈正雷身上。
    这一年,河南省将要在九月份举行省第三届运动会,其中有武术项目。春天,新乡地区在温县举行了武术选拔赛,选拔参加省运会的运动员。陈家沟也组队参加了这次选拔赛。
    前两年的省运会,像陈正雷、陈小旺这样出身不好的人都无缘参加,甚至连地区的选拔赛都不能参加。这一年,村里却破例给陈正雷报了名。一是由于政治环境宽松了一些,村里认为反正是在县里比赛,不会出什么大事;二是由于这时的陈正雷已经是村里小有名气的“名人”了。
    陈正雷的出名缘于“耍老虎”。
    “耍老虎”是流行于中国北方农村的一项民间传统表演艺术,就像南方的舞狮一样,有“南狮北虎”、“文狮子,武老虎”之说。过去,农历正月里,在农村的集市、庙会上往往有各种民间艺术表演活动,比如跑旱船、走高跷、扭秧歌、舞龙、舞狮子等等,在河南北部,特别流行的是“耍老虎”,有名的“耍老虎”队不仅在本村表演,还经常被周围的村子请去,进行巡回演出。这种热闹劲,往往要持续整个一个正月,而其中以元宵节的灯会最为热闹,在灯会中最受欢迎的,当属“耍老虎”。
    上个世纪20年代,陈家沟的“耍老虎”是当地最出名的,堪称村里的绝技。因为这“耍老虎”和舞龙、舞狮子一样,需要表演者有很好的武术功底,普通人是表演不了的。陈家沟是武术之乡,几乎人人都会个三拳两脚的,所以陈家沟人耍的老虎,惊险、刺激、热闹,自然是无人可比。只是可惜,到了70年代,这一项民间文艺表演活动已经绝迹几十年了,村里的年轻人都没有听说过,只是老年人还记得少年时看过这个节目。而会这项表演艺术的人则几乎绝迹了。
    1972年年末,为了丰富农村的文化娱乐生活,陈家沟村委会决定把绝迹几十年的“耍老虎”挖掘出来,在春节期间进行演出。当时,村里只有两位年近八旬的老人会这门艺术。这两个老人,一个是王燕,另一个是陈延科,他们年轻时是扮演“老虎尾”的。
    两位老人早已演不了了,但他们还记得整个表演的程序和道具的制作。于是,村里就组织陈正雷等一班有武术功底的年轻人跟着两位老人学习。在老人的指点下,他们学会了制作虎皮等表演道具的方法,以及动作的设计编排、演出的程序等。陈正雷是个有心人,又有文化,他把老人家讲述的整个“耍老虎”的过程详详细细地记录了下来。
    原来,这个“耍老虎”和舞龙、舞狮子有相似之处。“老虎”由两个人扮演,他们身披“虎皮”,一人在前面举着“虎头”,一人在后面当“虎尾”,两个人互相配合,蹿蹦跳跃,掀剪翻扑,表现出兽中之王的勇猛威武。主角是“打虎人”,他不像舞狮人那样拿着绣球在前面逗引狮子,而是像武松那样,或赤手空拳,或手持刀枪剑棍和“老虎”拳打脚踢地搏斗。在铿铿锵锵,密集、紧张的锣鼓声中,“打虎人”先在地面上和“老虎”搏斗,然后在桌子上大战“老虎”,接着再被“老虎”追赶着,钻刀门、钻火圈儿、钻席筒,最后,逗引“老虎”爬上“山”——这“山”是用两横两竖的长条凳子搭成的,有七八层,十来米高,每个凳子上坐一个人,像人山一样,顶上放有圈椅,然后用绳子在下面再坠三个人,整个凳子摞成一个山。
    “打虎人”引着“老虎”爬到山上——这是全剧的高潮。在高处的圈椅上,老虎扑人,人做翻滚、倒立等高难动作,异常惊险。然后,再从山上打到地下。最后,打虎英雄战胜了“老虎”。
    整个节目,“老虎”的动作是根据虎的性格特点设计的,既有老虎的一扑、二剪、三掀的威猛,又有拟人化的笨拙憨态,还有老虎扑不倒人时的急躁、被火烧到后舔自己的伤口的滑稽神态,在紧张中,给人以幽默滑稽。对“打虎人”来讲,要表现得勇敢、机智、灵活、身手敏捷,这里面最难的是钻刀门、火圈儿、席筒。
    在两位老人的指导下,整个节目的动作都是由陈正雷编排设计的。编排好后,他再教别人演练。前半场用刀、枪、三股叉、梢子棍和老虎搏斗的戏都教给其他人了,就是后半场主角“武松”出场打老虎,钻刀门、火圈、席筒的戏,一直没有人合适的人选。
    这刀门是把十几把钢刀的锋刃指向中心,固定在一个圆圈中,中间的空隙仅够人鱼跃着纵身穿过;火圈儿则是在一个比人的肩膀略宽的铁环上缠上蘸了油的布条,然后点着火,表演者要鱼跃着从火圈儿中钻过;席筒则有两米来长,直径比人的肩膀稍宽,放在一米高的八仙桌上,钻的人要身轻如燕,一个鱼跃,从席筒中钻过,丝毫不碰席筒壁。村里的许多年轻人都来钻圈尝试,刀门、火圈儿有一些人能钻过去,可是到了钻席筒这一关却纷纷败下阵来,因为席筒太长了,一些人不仅没钻过去,还被席子挫伤了手和脸。还有在山上打虎的高难动作,也没有多少人能做得了。这些动作,只有陈正雷能够轻松地完成。这样,陈正雷就担当主角,扮演武松,表演这个节目中最精彩的钻刀门、钻火圈、钻席筒、上山打虎。

    那时,农村的文艺生活相当贫乏,除了广播中天天播放的“八个样板戏”,就是电影《地道战》、《地雷战》、《南征北战》。当陈家沟这个“耍老虎”的节目一推出,立刻就轰动了四乡八邻,周围方圆几十里的乡亲们都赶来观看。他们有用平板车拉着一家老小来的,有用自行车驮着老婆孩子来的,有仨一群、俩一伙徒步赶来的……每次演出前,陈家沟村大队部前的广场上都围得人山人海。
    正月的夜晚,寒风刺骨,冷月如水,满地的积雪在人们的脚下咯吱咯吱的响着。夜幕中,不时地传来爆竹的钝响,空气中弥漫着新年的味道。陈家沟村前的广场上,灯火通明,人头攒动,人声鼎沸。人们吃过晚饭,老早就来到这里等着看“耍老虎”。
    随着“冲”(一种火药器具,带孔的铁筒中放有火药,点燃后像烟花爆竹般爆响)被点燃,火焰四射、声震云霄,精彩的“耍老虎”节目就开演了。
在锣鼓点中,首先出场的是老虎,它有一米五高,三米来长,高大威猛,虎虎生风。老虎先跟两三个手持三股叉、梢子棍的猎户搏斗,猎户不敌猛兽,纷纷败退。然后,引出打虎英雄出场。
    陈正雷扮演打虎人,一身轻装素衣打扮,翻着空翻来到场上。他先空手逗引老虎,在老虎张着血盆大口,凶猛的扑咬中,他灵巧地翻滚跌扑,闪转腾挪,让老虎的扑、剪、掀一次次落空,先挫了老虎的锐气。恼羞成怒的老虎大吼着,掉转身子,再次扑来,他却佯输诈走,转身而去,引得老虎追来。在虎追人逃的紧张锣鼓声中,打虎人陈正雷先钻刀门,再钻火圈儿,然后从一米多高的八仙桌上的席筒中,如鱼雷破浪般“刷”地钻过去。过刀门惊险,跃火门刺激,钻席筒则轻灵敏捷。当陈正雷身轻如燕地在场上飘飞的时候,全场爆发出一阵阵热烈的掌声。
    最后,陈正雷引着老虎一步一步盘旋着爬上山顶,在十几米高的空中扶着圈椅的扶手做倒立,再珍珠倒卷帘,从椅子底下钻过……那一刻,锣鼓的声响停止了,风似乎停息了,空气仿佛凝固了,月亮也变得惨白惨白的。场上的观众鸦雀无声,目瞪口呆地看着半空中的陈正雷,心揪得紧紧的——这可不同于杂技团演杂技,陈正雷的腰间可没有拴保护绳!当陈正雷成功地完成了这些高难动作,全场爆发出暴风雨般的掌声……
    老人们交口称赞:“这孩子真是好身手!”
    年轻的小伙子则有的在心里赞叹,有的高声叫好。虽然他们都很争强好胜,不轻易服别人,可是这一次他们都不得不佩服这个平时不声不响、有些腼腆的陈正雷。
    姑娘们则毫不掩饰地把她们惊羡的目光投向陈正雷——原来这个不起眼的陈正雷,身手这么好,人也这么精神!
    那一夜,陈正雷成了村里的明星。
    那一年,陈家沟的“耍老虎”队不仅在本村演出,还被别的村邀请去表演,陈正雷成了远近闻名的“打虎英雄”。在以后的四五年里,陈正雷每年春节期间都要表演“耍老虎”,不仅在温县表演,还到周围的武陟县、博爱县等地演出。后来,在新编的《温县县志》里记载了这件事,说陈正雷武艺高强,轻功卓著。

    1974年春天,在温县举行的新乡地区省运会武术比赛选拔赛期间,大会临时决定休会一天,组织所有的参赛人员到太极拳发源地陈家沟参观。
    由于事情来得突然,村里来不及做过多的准备,村委会开会研究,最后决定,除了太极拳表演外,还准备表演“耍老虎”。可是,当时已经过了正月,“耍老虎”的班子早就解散了,临时凑不齐所有的演员,最后就决定让陈正雷表演最精彩的后半段戏——钻刀门、火圈、席筒,上山打老虎。
    陈正雷出色的表演,高超的武艺震动了前来参观的所有参赛人员。接着,陈正雷又表演了一趟拳和太极大杆子,那扎实的功底、优美的功架,让人们啧啧称赞。
    “陈家沟真是藏龙卧虎啊!还有这样的好身手。”
    “这个小伙子不出来比赛,真是可惜了。”
    在随后进行的选拔赛中,陈正雷成了赛场上的明星,得到了很多教练员、运动员,以及有关领导的关注,他们纷纷赞扬:“这个年轻人,年纪轻轻,功夫这么好!”选拔赛结束后,新乡地区的体委领导和裁判员一致推荐陈正雷代表新乡参加全省运动会。就这样,历尽磨难的陈正雷,终于如一棵幼苗,破土而出,迎来了人生的第一缕春光……
    1974年9月,陈正雷首次代表新乡地区,到郑州参加了河南省第三届全运会,在大会上,他的出色的太极拳功夫博得了人们的好评,最后,他获得了优秀奖。从郑州归来,已是中秋。捧着获得的奖牌和证书,陈正雷一个人来到伯父陈照丕的坟前,默默地凭吊如慈父般的恩师。
    时光匆匆,转眼将近两年了,伯父的坟墓已经是芳草萋萋、杨柳依依,可是,伯父的音容笑貌,却仍然那么清晰地浮现在陈正雷的眼前,一切仿佛都发生在昨天……两年前,因为我没能参加省运会,伯父您郁郁而终。现在,我把奖牌给带来了,您应该含笑九泉了吧?您看到我在赛场上比赛的情景了吗?您知道吗?当我在赛场上打太极拳的时候,我总感觉您在看着我——冥冥之中,您那慈祥、关切的目光在注视着我,所以我练起拳来格外有劲。我已经开始带徒弟了,我这一生也会像您一样,都贡献给太极拳的……
    就这样,陈正雷在心底默默地和伯父对着话。秋风从原野上吹来,凉爽而又柔和。秋阳悄悄地在大地上挥洒,温和而又绵软。北方的秋天,蕴含着成熟的气息,宁静而又安详。陈正雷静静地站在伯父的坟前,任秋风从面庞上掠过,任秋阳在身上挥洒,他的心像这秋天一样肃穆而又安详……在这肃穆安详中,他能感受到伯父陈照丕老人谆谆的嘱托。


(责任编辑:陈正雷太极)